中联社-中国联合通讯社

随笔:自问

来源:中联社 发布时间:2024-06-12
分享到:

文/讷建宏

仲夏,总是那么火热,为何?风弹松针,针动鸟鸣;月撩榴花,花溢香思。流水啊,总在风月里渐行渐远,疑问吧,总在落花后循环吾身。年轻时候的我,端一杯龙井,茶逸香馨,我却看不见水中的龙影;好一砚浓墨,色质双俱,我却绘不出美丽的山河。

如今一路走来,谁的回首,洞穿了半世浮尘,让余生不再醉生梦死?谁的坚守,迎来了一生坎坷,却快乐健康担当使命?人生的苦与甜,总是那么交织缠绵,谁卧薪尝胆,笑对黄沙?天边的云逐月,总是那样诗情画意,谁夜半三更,吟诵中华?

梦里难忘的求是书院啊,笔下离不开的钱塘浪花!一叠宣纸,写不尽儿对母亲的牵挂;双肩日月,说不完党和人民的伟大。有人问,谁的江山才能永久不变色?我以为,人民,只有属于人民的江山,方能如大漠的胡杨林,三千年不倒,三千年不朽!还有人问,怎样的幸福才算是真正的幸福?我以为,百姓,只有普天下老百姓拥有了幸福,你我方幸其福,满满安康。

朋友说,余生当以一半夏风温心房,一半诗情以从容。这样的生活当然好。但我却自问,何以温心向风月?答:唯有人民在心怀。人啊,难得的是心为民向,情为国怀。还记得先辈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格言,这也是润之先生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人,为什么要为人民服务,因为“大河无水小河干”。我想,这还是我和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生要坚守“为人民服务”之根因。

责任编辑:徐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