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既要追查,也要倒查!镜头记录黑恶势力如何被一网打尽

日期:2019-08-14 14:57:32;    来源:央视网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蒋雪林:我们下沉督导的时候了解到,高某和徐某这两个杀人嫌犯逃跑了14年,最后2007年的时候被哈尔滨派出所的民警抓获,但是后来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跑了。

       为了详细了解这一情况,督导组成员来到当时抓获嫌疑人的派出所。

       督导组了解到,派出所民警在核实了所有犯罪事实后,就将犯罪嫌疑人依法移交给了鸡西市公安局,当时办理移交手续的哈尔滨市公安局民警郑欣此时正在云南办案,他向督导组介绍了一些情况。

       哈尔滨公安局民警 郑欣:我们就把人正常刑事拘留了,然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感觉后边有人跟着我。当时这事我也跟所里汇报了,我当时还拿摄像机给录下来了,开着一个霸道车。当时我不太确定,我觉得他们已经被抓起来了,应该是杀人能判死刑,怎么能跟着我呢。结果我确确实实让我们领导给(检察院)打电话咨询,他确实被检察院给取保(候审)了。取保(候审)的原因是1993年杀人的时候 只有命案出现场的材料,卷宗没有。


 

开辟第二战场 发现黑恶线索

       在督导期间,督导组还创新机制开辟了第二战场,督导组成员深入到看守所和监狱对一些已经判决的服刑人员进行了解、调查。在调查中他们发现了许多重要的线索,掌握到了一些犯罪团伙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的信息。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朱玉彪:我们非常注重开辟第二战场,在黑龙江督导期间,我们组织人员深入到监狱、看守所等羁押场所,发动在押人员检举揭发涉黑涉恶涉伞的线索,通过这个推进专项斗争的深入开展。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李哲杉:你有没有上诉?

       张某某:上诉了。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李哲杉:你觉得哪里有问题?

       张某某:我承认有罪,但是罪不至死。我这个太严重了,这里头冤枉的地方太多了。

       在黑龙江一个月的督导工作当中,第14督导组共在羁押场所讯问了120多名在押人员,掌握了120多条涉黑涉恶案件的线索,中央督导组将这些线索全部移交给了地方公安机关和纪委监委。

       既要追查 也要倒查

       中央对扫黑除恶工作提出了一案三查的工作方式,既要查办黑恶势力犯罪,又要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督管理责任。扫黑除恶重在查处保护伞,既是重点,也是难点。中央第14扫黑除恶督导组在黑龙江省期间一直把查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的保护伞作为重要督导工作。

       在绥化市下沉督导期间,督导组成员在举报信中发现了两个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提供保护的线索,其中一个市法院执行局的干部在收受了套路贷犯罪团伙的财物后,利用手中的权利和影响为违法犯罪行为提供保护。督导组成员马上秘密约见了举报人。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李哲杉:这个举报人向我们举报了人民法院执行局的一个法官。这个法官为套路贷团伙提供了帮助并收受了他们的财物,他提供的证据都很扎实,和我们之前调阅到的银行流水也高度一致。

       随后,这名法官来到了督导组的驻地。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周全义:你看这个事情对你反映挺多的,怎么想的这个事。

       嫌疑人:不知道。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周全义:如果将来有证据能定了,你说跟不说那是一个样子。

        经过两个小时的谈话,在大量证据面前这名法官避重就轻不谈实质问题,随后,绥化市纪委依法对这名法官进行侦查。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周全义:我们希望那些涉黑涉恶、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能够迷途知返,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目前,哈尔滨市已经有原市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市纪委常委、监委委员刘杰,呼兰区原区委书记朱辉、原区长于传勇、呼兰区政协主席和副区长等18人被纪委监委依法留置调查,黑龙江省相关部门已经将426名涉嫌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提供保护的公职人员依法进行了处理。

       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成员 朱玉彪:我们敦促有关犯罪人员尽快坦白自首,敦促公职人员和党员领导干部,涉黑涉恶涉“伞”人员尽快向组织说明问题。同时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来检举揭发涉黑涉恶犯罪线索,通过政策感召促进专项斗争的开展。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