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二维码见证: 连云港惊现 “保护伞” 伪造鉴定书释放黑恶分子

日期:2019-11-04 10:21:54;    来源:百姓心声  
      【核心提示】 2019年5月,连云港姚军黑团伙顶风高调作案,进门入室殴打我时,还逼我先报110!,他们先后8次对我们徐家进行尾随、辱骂、殴打制造出一起有一起血腥惨案,我徐本星被打成“轻伤二级”,徐传和被打成脑震荡。我们无数次向市县扫黑办举报未果,省市相关部门签转到市扫黑办的举报材料同样是石沉大海。直到中央督导组进驻江苏关注此案后才勉强抓了两个爪牙,头目姚军依然逍遥法外。中央督导组离开江苏后,“保护伞”竟然无视党纪国法,指使下属伪造一份“轻微伤”鉴定报告书交给检察院,释放了已经被捕两个月的黑恶犯罪分子!
 
       黑恶组织高调作案: 三人破门入室把我徐本星打成“轻伤二级”,打我之前还张狂地反复逼我:“你先打110”,要等110来了之后看着打。
 
       我们的生意合伙人姚军把我们骗的倾家荡产,为强夺价值6000多万的燕尾港车站商城全部资产,纠集九人组成黑恶团伙, 并向黑恶分子卞江许下了“只要把我们徐家打出燕尾港, 6000多万资产提成30%!”。
 
 

 
       2019年4月14日晚,姚军团伙中的三人破门入室谩骂侮辱我,打我之前还张狂逼我先报110,声称等110来了再打我!我被打得头破血流,2019年4月26日,灌云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法医鉴定结果显示,徐本星被打“鼻骨新鲜粉碎骨折,属于轻伤二级。”
 
      《刑法》293条规定,寻衅滋事、情节恶劣的,处以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我们无数次向市县扫黑办举报未果,省市相关部门签转到市扫黑办的举报材料同样是石沉大海。直到中央督导组进驻江苏关注此案后才勉强抓了两个爪牙,一同打我的第三人以及头目姚军依然逍遥法外。
 
        “保护伞”造假捞人: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撤出江苏后情况出现反转、他们为徐本星炮制出一份虚假的《鉴定意见通知书》,称徐本星是“轻微伤”, 进而瞒天过海释放了两名黑恶分子。
 
       2019年8月13日上午,自称连云港市打黑办工作人员的闫鹏飞闫鹏飞告知我,灌云县公安局又出具了一份徐本星是“轻微伤”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依据“轻微伤”的鉴定结论,因殴打我被逮捕的两个人不负刑事责任,已经被释放,如果不服,你就重新鉴定! 
 
       百思不得其解,我本人没有参与过二次鉴定,怎么会凭空而降出来一份“轻微伤”的鉴定结论呢,再说,姚军团伙是典型的黑恶犯罪,怎么就能一放了之?
 
       鉴定居然长官意志:灌云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两名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有这份报告,我们也没做过鉴定;临港派出所长陈德浪称“轻微伤”结论是市县扫黑办13人讨论出来的。
 
       为弄清事实真相,我在灌云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示了那份新发下来的“轻微伤”报告,物证鉴定室4名工作人员有2人表示不知情,1人沉默、另外一人说是集体讨论的。我又电话咨询临港派出所所长陈德浪,陈所长回答说,“轻微伤结论是13名领导讨论出来的,认为你的伤情只是轻微伤,我们派出所只出一个人。”未经法医二次鉴定的法定程序,凭长官意志就确定我徐本星是“轻微伤”,否定原来合法的“轻伤二级”鉴定,显然是一起知法犯法的窝案!
 
       二维码铁证如山: 手机扫一下《 鉴定意见通知书》右下角的二维码,“嘀”的一声,“保护伞”败露!原来二维码对应的被鉴定人名叫徐波,压根就不是徐本星,造假人拿徐波的“轻微伤”鉴定意见通知书扫描后,再偷梁换柱篡改称徐本星的名字。
 
       后来我认真看一下后发来的《 鉴定意见通知书》,“灌云县公安局”落款公章印泥颜色明显是描来的,我再用手机一扫二维码,(滴 一声响),惊讶发现,报告对应的被鉴定人名字叫徐波。公安内部不法分子竟然把徐波的名字偷梁换柱换成我的名字,把换成“轻微伤”栽到我的头上了,目的是欺上瞒下就把人放了。太可怕了!如此丧心病狂、肆无忌惮难以令人置信! 然而忠诚于党和人民、不忘初心的“二维码”铁证如山!
 
         “保护伞”就是市扫黑除恶办主要领导:多年来该领导和黑恶头目姚军一直有利益往来,姚军多次找他帮忙,5年前我们亲自和姚军的“小三”一起给这位警局长官送过节礼。据此,我们申请这位领导回避此案,上级领导同意并成立专案组,但至今未果。
 
       2019年9月3日下午3时许,央媒记者来到连云港市扫黑办调查时,扫黑办主任、连云港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徐继操表示,市扫黑办没有多次收到徐家到目前只收到过7月2号的举报信;可市扫黑办王姓女工作人员说,“之前就几次接待过你们,印象很深,也有材料。”
 
        再打开电脑,有两三个满屏都是记录我们举报姚军被批转下来的信函、视频等资料。难怪我们寄给市扫黑办十几封挂号信、以及其他部门转交给他们的材料都石沉大海!
 
        我们坚信高尔基说过的那句话:“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邪不压正是天理王道!我们会维权到底,市里不行就告到省里;省里不行就告到中央,为杨驱恶,我们视死如归!
 
       我们手里还有诸多“保护伞”徇私枉法的证据资料,下篇报道再说。
 
实名举报人:徐本星、徐传兵  15061315336  1876137919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