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身为区政协主席竟成为犯罪分子的保护伞

本社记者孙克之江苏连云港报道

日期:2019-07-29 11:11:54;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党的十九大以来,随着从严治党反腐败斗争不断深化,一些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官员先后被查处落马。然而,漏网之鱼仍不乏存在。江苏省连云港市原新浦区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现海州区政协主席汤成元便是其中之一。
 

       滥用职权,甘愿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
 
      “说汤成元滥用职权,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一点儿也不冤枉他,我有确凿证据。”连云港凯然电器设备有限公司(原沈大金属型材厂)副厂长兼法律顾问王学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王学伦说,2005年,“沈大厂”根据原新浦区政府企业改制的要求,经过合法程序,兼并了连云港市石英制品厂。兼并后,“沈大厂”不仅承担了石英厂155万元的债务,还按照兼并协议支付了95.4万元,用以履行安置职工等所承担的义务,并安排该厂原厂长陆建平等6名职工在厂任职上班,按标准准时发放工资。2007年下半年,陆建平私欲膨胀,竟张口向厂里索要120平方米房子、每月1800元工资、每月手机费用200元以及报销厂被兼并前的费用1.8万元等,并煽动早在1996年就在石英厂自动离职并被处理的数名职工来厂提出莫须有的无理要求。遭到拒绝后,陆建平就自动离职,并纠集一拨人上访。“沈大厂”也因主导企业改制工作的原新浦区经贸局(现海州区经济信息化与发展改革局)未按改制方案将石英厂的财务账册、银行现金往来账、职工档案、公章、执照以及18.6万元债权移交而上访,当时区书记金建猛答复不上班不发工资。
 
       2010年1月6日,陆建平捏造事实写一份给金建猛书记的上访材料,却先递交给当时任连云港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长的弟弟陆云飞(因卖官受贿被查处入狱,已故)。2010年1月30日,陆云飞违背《信访条例》先于金建猛书记在上访材料上签字批示:“请金书记关照 谢谢”,并于2月5日传真给金书记。2月中旬,陆建平拿着批示找“沈大厂”欲敲诈21.276万元。扬言“我弟弟是副市长、公安局长,不怕你不给钱,你不给有人给!”
 
       据了解,对于陆云飞的批示,原新浦区很重视,以中小企业局牵头,组织九个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经深入调查后,以区中小企业局的名义,于2010年2月9日和9月8日两次发文,明确指出:“虽然有部分职工待遇问题尚未解决,这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是因为陆建平没将职工档案和有关账务按2004年3月31日改制方案移交区原经贸局(现中小企业局)造成的。”
 
       但是,汤成元当时身为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为拍陆云飞马屁,公然推翻调查组的意见,于2010年6月24日下午责令调查组组长吴同标(原新浦区中小企业局局长),向“沈大厂”厂长张永军及陪同其前往的刘献忠(原科技局局长)传达所谓的调查组处理意见,实际上是他的个人意见:“调查已结束,处理三点意见是:一、石英厂财务账册、人事档案交不交与你们无关,不要再追究了;二、拿出40万元处理陆建平问题,其他人一万两万我们协调解决;三、刻不刻章(指陆建平私刻公章)不要追究了。”并要张永军写承诺拿钱,当场被张永军驳回。至此,汤成元滥用职权,充当违法犯罪分子保护伞的真相大白。
 
      “汤成元身为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不仅全力支持陆建平的膨胀私欲,更为严重的是,玩忽职守,徇私枉法,公然对陆建平私刻“沈大厂”公章为自己办理退休手续的违法行为进行庇护,以致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王学伦十分气愤地说。
 
       王学伦说,“假公章是这样发现的:一天,我去劳动保障局办事,工作人员说,你们厂有人退休了。我当时很纳闷,厂里有人退休了我怎么不知道。一看材料才知道是陆建平退休了,再仔细看看,企业申请栏盖的公章很可疑。这还了得!我赶忙通知厂长张永军,并一同火速到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宁海派出所报案。宁海派出所接到举报,马上立案,并立即抓捕了陆建平。经公安部门鉴定,公章确系伪造,陆建平伪造公章违法犯罪属实。对此,汤成元却不让追究了,这不就证明他的权力大于法吗!”北京华泰律师事务所郭广平律师指出,“汤成元庇护伪造公章的犯罪分子,是法律定性的徇私舞弊违法行为,必须追究。对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刑事案件,他滥用职权,阻拦追究,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就是犯罪分子的保护伞。”
 
      “一个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甘愿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这与他急于巴结陆云飞有关,因为陆云飞是陆建平弟弟,是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呀。据说陆云飞卖官受贿数额惊人,汤成元对其行贿多少,不得而知。”王学伦说。
 

       丧失党性,挪用公款拍马送人情却逼企业买单
 
      “汤成元这人为了巴结陆云飞,真敢玩忽职守,铤而走险。”王学伦说,2010年9月,汤成元不仅无视原石英厂职工左绍碧等人联名反应陆建平私分180多万元的重大经济问题,对陆建平隐藏被兼并企业石英厂财务资料、职工档案、债权、私刻公章等行为庇护不追究,而且竟然亲自出面从区财政要来40多万元(对我们说是他争取来的),指使原新浦区经贸局于2011年9月中旬背着“沈大厂”单方与陆建平等人签订“协议”,并于2011年10月9日将41.2万元付给了陆建平等人。这份“协议”一直隐藏到2014年6月20日原新浦区法院庭审时我们才得知。“沈大厂”从2010年7月起就抵制汤成元的错误做法,41.2万元协议纯粹是汤成元拍陆云飞马屁,滥用职权挪用公款,送给陆云飞弟弟陆建平等人的。兼并后陆建平是“沈大厂”职工,所要求解决工资、社保金、生活补助、独生子女费等劳动争议纠纷,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职权机构解决,或按照法定程序移交给依法有权解决劳动争议的行政机关处理,汤成元越俎代庖,显然动机不纯。

       挪用公款41.2万元付给了陆建平等人后怎么办呢?据了解,2011年10月9日,汤成元再次滥用职权,多次强迫“沈大厂”为其买单,先后三次拟好稿子让张永军签字,威胁说:“支付这些钱如何用,现在不该让你们知道。”、“政府签单,你企业必须买单。”“沈大厂”始终坚持抵制之一错误行径,多次向市、区两级党委政府反映要求解决问题。汤成元坚持错误,威逼利诱,采用各种手段,压迫企业就范。。2011年10月至12月1日,多次动用新浦公安机关,传唤厂长张永军,多次反复变更“协议”,并将“沈大厂”正当的土地证办理与41.2万元捆绑处理,不同意支付就不给办理土地证。

       2011年10月底,又动用公安将张永军子舅卞长华刑拘,以此威逼,公开说:“今天签字明天就放人。”张永军在新浦公安分局被传唤十多个小时,被逼无奈于2011年12月1日在“协议”上签了字,第二天果然放了卞长华。2014年5月,汤成元还让新浦区经贸局局长单新文用所谓的“协议”起诉“沈大厂”,企图威逼“沈大厂”承担他拍马屁送人情的41.2万元,并用两辆轿车向法院申请诉讼保全,将“沈大厂”几千万元资产查封。经过原新浦区法院审理,这41.2万元中有“沈大厂”已交的养老保险、发放工资、陆建平借款、应收债权等共28.3万多元。面对大量的证据不支持,起诉方主动撤诉。
 
      “汤成元为巴结陆云飞,滥用职权,挪用公款41.2万元送人情,造成“沈大厂”损失28.3万多元,共造成国家和集体财产损失69万元。”王学伦忿忿不平地说。
 

       官报私仇,抓住一切机会不择手段坑害企业
 
       王学伦说:“汤成元此人心胸狭窄,挪用公款41.2万元巴结送人情却逼迫企业买单被拒绝后,就不择手段,抓住一切机会坑害企业,将一个好端端的优秀民营企业彻底整垮。”
 
       阻挠协调企业贷款。据了解,从2014年8月,“沈大厂”就向海州区政府及信息化改革局、中小企业局要求解决一系列遗留问题。区中小企业局局长姜海燕、副区长江景峰、书记郑斌等领导多次接访,主动提出帮助公司贷款500万元,以解决企业资金短缺困难,但要求公司承诺不再上访。对帮助企业贷款,厂长张永军曾有疑虑,表示贷款事宜还是企业自己解决为好,因领导言之凿凿,就信以为真。春节前,凯然公司在农行贷款200万元到期,副区长江景峰说,已协调农行同意将贷款缓至2015年4月,并表态说有把握5月初贷款一定贷下来。不料此事被汤成元知道,便从中横加干涉,责怪副区长江景峰,“给他们贷什么款!”一句话致使协调贷款的事宜搁置下来。结果政府领导协调贷款的承诺落空,也不告知企业,以致凯然公司失去了借款还贷的机会。逼着农行将公司告上法庭,判决生效后,又把凯然公司在江苏银行、交通银行的账户查封。2015年10月22日,海州区法院张贴执行公告,拍卖凯然公司几千万元的土地等资产以抵还200万元贷款,这不仅彻底断了公司的生路,且使过去的诚信企业变成了失信企业。
 
       阻挠“沈大厂”申办土地使用证。据了解,2001年改制时企业的土地是租赁,“沈大厂”并承担负资产224.5万元及银行贷款212万多元,2007年改制时才将土地改为企业所有。按照连云港市委市政府连发(1999)40号文,“对经营性净资产是负数的企业,允许改制后企业在一定年限内用土地租金抵补负资产”和市委市政府“关于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政策的补充意见”的文件精神,当时凯然公司办理土地出让手续不需要缴纳出让金。因此,“沈大厂”按规定向新浦土管分局申办土地使用证。正当新浦土管局按规定为“沈大厂”办理土地使用证手续时,汤成元知道后又横加干涉,指令副区长徐凤良电话通知土管局,停止给“沈大厂”发证。2012年12月,原新浦区政府终为“沈大厂”办理土地证发函,汤成元又指令扣住不报,以此逼迫凯然公司承担他挪用公款送人情的41.2万元。由于汤成元的干扰破坏,到2012年12月土地证办理时,“沈大厂”失去了负资产冲抵政策的优惠,只好借贷交土地出让金89.1万元。之后,凯然公司多次上访反映要求解决企业土地出让金退回问题,市政府赵晓江市长批示由市政府法制办、市国资委、市土地局、市财政局等各部门协调解决,但海州区政府在汤成元把持下,两次协调会都不派人参加,致使凯然公司最终损失89.1万元。
 
       从2007年陆建平私欲膨胀闹事起,汤成元就介入其中,助纣为虐,为了巴结拍马,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十多年来,利用一切机会,不择手段坑害企业,直至将慨然电器设备公司彻底整垮。
 
       如今,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扫黑除恶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部署,坚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结合起来,作为整治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加强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坚决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相信,无论是何高官,只要丧失党性、滥用职权、徇私枉法,都将逃脱不了党纪国法的惩处。汤成元何时被追究落马,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曾维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