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孙丽娟:怀念婆婆

日期:2019-09-02 17:33:14;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又是一年七夕节,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又想起了她,想到她生前的种种琐事,历历在目。
 
       都说婆媳是一对天生的情敌,当有一天,她不在了。你才会发现这个和你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因为朝夕相处,日常的琐屑,点点滴滴,时间久了,你和她也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的存在已经渗透到你的生命里。她走了,你会自觉不自觉想起她活着时候生活的痕迹。
 
       自从2006年嫁到她家,我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2018年的七夕节,她去世了。11年的朝夕相处,让我已经习惯了有她存在。每次回到家,仿佛她还坐在家里,焦急的盼望我们回来。每次吃饭,总是不自觉的摆出六幅碗筷,然后又恍然大悟似的去掉一幅。每次逛商场,看到老太太的衣服,我总忍不住多瞅两眼,看看有没有她合身的,想起她已经不在了,心里总是空荡荡的,这个家,有她才是完整的。
 
       婆婆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她的偏心,她的唠叨。曾经也是我所曾厌恶的。记得刚结婚那年三十晚上,买好了鸡肉,排骨,肉丝,这些东西做菜之前需要用油炸一下。一家人坐到昏黄的灯光下忙活。老公是刀工,负责切,我是大厨,负责炸,婆婆和公公做其他。因为肉丝需要切得细细的,大小均匀,这是个慢活,急不得,老公耐着性子,切一会就摇摇脖子,抖抖手腕,婆婆看到眼里,疼在心上,几次三番,几次三番之后,婆婆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对我说:“明年过年炸东西,切肉的活儿,你们两个人可要换着干!”。我抬起被油温烧热的脸说:“妈,你偏心,媳妇进了你家的门,就是你家的人,以后可不能光心疼儿子,不心疼媳妇呀!”。被我呛了一下的婆婆红着脸不自在的笑着说,“疼儿子习惯了,以后慢慢改”。就这样,在我俩你一言我一语争辩中,婆媳间矛盾就这样化解了!
 
       姥爷没有儿子,三个闺女,婆婆是老大。姥爷身体好的时候,多半时间住在我家,他身体高大,生活能够自理,每天吃完饭都会绕着我们的村子转两圈。有一次,他去遛弯的时候高血压犯了,晕倒在地,幸好有邻居发现了,告诉我妈,婆婆赶紧拉个木头车去找他,几个人合伙把姥爷抬到车上。
 
       回到家里,虽无大碍,可姥爷的记性越来越差,行动不便,饭要人喂,衣服要人穿,上厕所需要人扶,这段时间正赶上我生完儿子做月子,她就整天忙碌在伺候产妇,伺候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家务中。姥爷生病后期不能正常吃饭,她就想尽办法喂姥爷,一顿饭要喂三四次,饭菜吃不下就喂鸡蛋羹,鸡蛋羹吃不下就喂奶粉,刚开始用小勺喂,后来用针管一点点往嘴里打,婆婆总是很细心。没有一点不耐烦过。这时候的她再忙,脸上多半是笑呵呵,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个暑假下来,婆婆瘦了二十斤,婆婆从没有抱怨过。
 
       一天早晨,姥爷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走了。姥爷去世后,婆婆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什么,她不再干着干那,不再乐呵呵的笑,也不再关心家里的琐事了,她终日提不起精神来。本来她就有气管炎,一活动就会喘,我们也不指望她干什么事了,她就终日的坐着,偶尔帮我摘下菜。我们去上班,孩子上学,多半时间她自己在家里呆着。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没有风浪也没有大的波折,有的只是生活的琐屑、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许她太孤单了,脾气越来越不好,一点小事就会引起她的发火,有次公公买菜回来,她看到买的菜椒太小,非常恼火,认为大的好的都被别人挑去了,埋怨公公做人太老实,受人欺负。她担心公公洗菜不干净,每次做饭都要盯着,嫌弃饭菜太咸不合胃口味等等。我劝她到楼下的公园多坐坐,那里看孩子的,打牌的,下棋的,老年人很多,很热闹,我想让她多和老人交流交流,这样心情就会好很多,可她嫌累,多半时间愿意在家里呆着。
 
       端午节的时候,她越来越没有精神了,吃了饭只喜欢睡觉,为了减少她的瞌睡,我们带她串亲戚,去公园,邀请邻居陪她说话。都无法唤起她对生活的乐趣,更多的时候,她是落寞的,偶尔两个孩子的打闹争吵才会引起婆婆的注意,对生活,婆婆更多的是淡漠。也曾带她去看医生,治气管炎的药一直吃着,医生治好她的身体,却燃不起她对生活的热情。
 
       2017年农历七月七日,也就是中国传统节日的七夕节,洋节日里的情人节,在这样一个本该亲人团聚的日子里,她却走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她都义无反顾的走了。那天雨下的特别大,灵匛在屋子里放着。农村传统的风俗,早晨要把灵棚搭在街里,还要摆放纸糊的高楼大厦(纸草),祭台,供品,等待亲戚邻居的吊唁。凌晨三点,哥哥,老公,门里的堂兄堂弟都忙活着搭灵棚,风太大,雨太大,刚刚拉起的棚布被掀翻,几个人又重新拉起,雨淋得人睁不开远,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愿意放弃的,这样努力了四次五次,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的鬼天气充气的灵棚是搭不起来的。于是,大家绞尽脑汁想办法,决定祭台简单的放在院子里。老公和哥哥跪在水里,来一波客人,他们就要还一次礼,那样的虔诚和认真,这也是对生养他们的母亲最大的致谢吧。
 
       送灵柩去墓地的时候,雨仍然下的很大,我们都没撑伞,扶着灵车,不停地往前赶,眼睁不来,脚下也是很深的水,灵车走不动的时候,我们都使劲推,抬。当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婆婆在九泉之下安息!不管老天如何刁难,我们也要把丧事办好,把婆婆送到墓穴,人死为大,入土为安,把婆婆安葬好,让她的灵魂得到安息。这是我们做子女最后的尽孝吧。
 
       又是一年七夕节,婆婆再不会唠叨我们起床晚太懒啦,再不会嘱咐我们路上小心,早点回家。想到此,又一次潸然泪下!
 
       作者简介
 
       孙丽娟,1980年出生,文学爱好者,青年作者,笔名娟子,中学语文教师,濮阳市作协会员,榆木子文学团队成员。平时喜读书,善写作,文学创作多以短篇小说和散文形式为主,曾在市级平台刊物发表短片小说《我们的桃子》、随笔《我眼里的萧红》等文学作品。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