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华为公司股权形态创新与融资策略分析

作者:姚宣东

日期:2019-07-18 10:11:24;    来源:人民法治网  
  摘要:离开金钱谈股权,是空中楼阁。所有大公司的股权必然与国家金融政策相联系。对照华为公司历年年报披露的股东和股权变更情况,可以看出,华为的主帅任正非在指挥作战时,坚持公司作为一个组织中的一切要素,都是为了公司能打仗、打胜仗服务的。谁是华为的股东,不同时期是不同的,是变化的。有时是全能型股东,有时是分红型股东,有时是虚拟股股东,有时是可以归零的股东。这种灵活配制的公司融资策略让华为走到现在,成就了华为的今朝!

  

  【关键词】华为公司  股权形态  融资策略

  

  一、华为公司的发展与我国公司法发展有同频共振的普遍性

  

  伟大的华为公司,公司属性为有限责任,始于1987年,从资合上,注册资本才两万元,创始人任正非当时只有3000多元,与六人凑合的“合股”。从人合上,创始人是裁军浪朝下的一个转业军人,一个在市场上被骗上当的下岗国营企业员工,领着几个所谓志同道合者,干的是最苦最累的“工技贸”。 这个起点,在那个年代,怎么说也是最平常、最普通的小公司,与“伟大”没有一毛钱的关联。华为公司与其他公司一样,经历了缺资金、缺技术、缺市场,九死一生的惨烈过程。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小公司,到2018年年底,规模进入世界五百强第72位,累计专利87805件, 5G应用技术开发商,是目前世界上最伟大的科技型通信公司。

  

  在资合上:注册资本为222亿3678万元,年收入7212亿元,利润593亿元,现金存量500多亿元。

  

  在人合上:由华为公司工会和任正非两名股东组成股东会,实行员工持股计划,有96768人参与,有员工18.8万名⑴。

  

  华为公司三十二年的发展历程,说明了小公司也可以成长为巨人。其创始人任正非“分好钱就完成了管理一半的理念”,最大限度实现了现代公司“维护公司股东利益为公司最高理念”的法治原则⑵。

  

  华为公司的发展历程,恰恰反映了我国企业法转型为公司法,反映了以国家管制为主的公司规则向公司自治为主的公司规则的一系动态转变过程。公司法的四次修改,最高法院的五次系列解释,是公司法不断完善的过程。“针对一部法律出台如此多的司法解释并不多,这足以看出公司法律制度的复杂与深奥”⑶。立法上和司法上对公司法的不断变革,都是对华为公司等广大中国公司成长的一种同频共振,从制度上保护华为等更多公司的发展,并在实际管理上更加开放性容忍公司自治为主的公司规则。

  

  二、华为公司的创新性与我国公司法发展是不同步的 ,反映了华为公司的独特性

  

  华为公司在32年的发展历程中,其股权结构和股权性质始终在不停的变化,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在股权结构上:华为公司工会持股98.99%,任正非持股1.01%(22459万元)⑷,按照现行公司法规定,任正非是少数弱势股东。但在对公司控制权上,任正非却有效实现了对公司控制。其控制方式是通过对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实现的⑸。很显然,这是有悖于公司法上公司治理的同股同权规定的,也是有悖于表决上的股权多数表决规则的。华为公司和任正非的做法,有些类似于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所拥有的一票否决权的特别权利,将政治制度引进公司治理⑹。若从控制公司的股权比例上看,任正非持股1.01%可以否决华为公司工会持股99%,大大超过了AB股权1比10、1比30表决权的通常比例。当然,我们也注意到了,小米、脸书等都是上市公众股份公司,而华为是封闭的有限责任公司。华为大股东是工会,小股东是任正非。这种股权结构及表决权设计,与现行公司法的规定明显不符,其一,工会能否成为公司股东?其二,小股东能否拥有否决权?

  

  在分析上述两个问题前,看看华为的发展,不难看出和发现,华为的股权模式,在助推华为的创新和发展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完全冲破了公司法某些条款的形式主义的条条和框框,是党的“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在经济领域的鲜活实践和具体体现。华为的发展和股权模式,也昭告天下:公司及公司法虽然发端欧洲和西方,但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我们应当有一切从实际出发,一切以公司发展和创新为导向的胸怀,适时修改公司法中不适应公司发展、甚至阻碍公司发展的条款,为公司松绑,为公司的营商环境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在公司自治治理方面赋予公司所有可行的充分的权利。

  

  为什么华为公司的发展要依托工会组织出现,其优势也很明显。首先,工会为员工的集合体,符合创设“促进公司内部员工持股工作,构建企业利益共同体”制度的初衷⑺。其次,工会的非营利性,工会不是纳税主体。我国工会法第二条规定,工会是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不存在缴纳公司所得税的法律依据。在执行中各地税务机关对工会代表持股均不征缴企业所得税,合法规避了双重缴纳企业所得税税负。再次,工会组织法人性起到了多种法律阻隔性⑻,第一个阻隔性,是“工会代表员工持股行使股东权利和承担股东义务,起到员工与公司之间的阻隔作用。2003年在华为公司处于经营最为困难之时,不少员工对公司前景担忧,其中有两名公司高管,以股东名义及同股同权,股权退出不能按“一元进一元出”,而是依《深圳市公司内部员工持股规定》有关按公司净资产结算退出规定之诉讼请求时,深圳中院法院和广东省高级法院均认定华为公司的股东是华为工会,否认了两高管自然人股东地位。生效的司法判决,成功的阻吓了一大批观望者,客观上帮助了华为公司度过困难。第二个法律阻隔性,就是对外国外籍主体资格的法律适用问题。华为发展到世界性跨国公司,外国外籍员工在2013年就达到3.5万人,占公司职工总数的22%。如果由外国外籍员工直接持股,公司法律性质就必然变更为中外合资企业,从审批到监管都应按中外合资企业法执行。在华为公司内部,基本已经分清员工持股和分红方式,均由工会代表,员工个体不具有股东权利。正如华为媒体企业事务部副总裁斯科特·赛克斯(Scott Sykes)所言。其在2012年对印度记者说:“如果海外员工也像其中国同事一样获得同等所有权,那么该公司就将变成一家外资企业(外籍员工占多数),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不可能获得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批准⑼。”到了2013年底还是内资公司的华为,推出了“时间单位计划”,吸收优秀的外籍员工成为员工持股的一部分⑽。因为在公司法的主体上还是华为工会,外籍员工同十年前的华为两位出面诉讼的高管一样,不构成公司法上的股东。

  

  从以上事实加以分析,不难看出华为公司真正满足了员工持股和分红的经济学诉求,无异于一次在公司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另一方面,在公司法有关股东及股权设计上,没有赋予员工股东主体地位,而以工会名义代表员工持股,成功起到阻隔作用,不能不说这是华为划时代的创新,是党的“民主集中制”在公司方面的成功运用,值得肯定。

  

  三、华为公司股权性质的动态变化,决不是一种权术,而是为了生存和发展必须不断改变的内部金融对策和融资策略。

  

  作为一个知深公司股权是公司根基的一名律师,深知维护公司股权基本不变,才是公司常态。凡公司最高层提出涉及调整公司股权性质或者股权结构时,百分之百是公司已走到某个关键路口或者“紧要关头”。华为也一样,有过四次“紧要关头”:创业期、网络经济泡沫时期、非典时期、全球性金融危机时期。员工持股计划,成为华为渡过难关的成功秘诀⑾。往往在企业最为困难时期,国内金融机构从自身安全考虑,更愿“锦上添花”,很难指望其“雪中送炭”。国内金融机构对华为公司职工持股持乐见其成的态度,而缺乏或者说不具有风险投资的政策和勇气,这种氛围和事实,却恰恰成就了华为员工实现自己的“老板梦”和共同富裕的“中国梦”,彻底颠覆西方关于公司制是资本纽带的传统,从而树立起社会大众既可实现“资合”也可实现“人合”的期待,发挥出无穷的创造力。

  

  华为公司员工持股,先为普通股,后为职工实股、职工虚拟股、饱和式配股、时间持股计划、(Time Unit Plan)外国外籍员工持股,等一系列的不停顿的演变,打破了股东可变、股性不变的传统股权理论。任正非之所以能成功,结合我多年职工股权改革经验,无非是两点:一是能让全体职工相信自己所参股的行业是光明的,二是相信公司创始人的人格。两者组合就形成内部融资的信用。当然,这种信用之初,有一定或然性,或者是一定赌性。对每个拿出真金白银的职工,都要经历一个对“利益共同体”的反复思量。

  

  有了信用之后就是交易,凡涉交易价格就是决定因素,在超市场回报率的面前,公司法上的同股同权的原则将不堪一击。如投资中国半壁IP公司的全球知名投资机构 DST 的掌门人,尤里·米尔纳其名言是“出高价,不要任何决策权”⑿,契约自由已演变为股权交易自由、公司自治自由。只要分红权不受影响,其他各项权利都可以让与。商法领域的内核公司法,无论是组织程序的法律规定,还是股东权益的法律规定,在传统公司法中是刚性的,而到如今,都朝着更加柔软柔性方面发展,以体现公司法的包容性和公司治理的自治性。

  

  华为公司一系眼花缭乱的股权变化,为何能够实现?这种对内的股权形态和融资策略,从短期分析,特别是处于关键路口或者“紧要关头”时,任正非和华为人选择了相信自己,以一种体育竞赛上的“自甘风险,自担责任”的风范,来突破资金瓶颈。华为多年累积内部融资额达270多亿,相比上市公司中兴公司A股只从公众募集24多亿,香港募集21亿,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但从一个周期上讲,华为公司融资的主渠道——公司产品变现能力强,年增长率都在20%以上,利润长期高增长,能够支撑起公司内部融资的股权分红,让公司进入一种良性循环。否则,就会陷入庞氏陷阱的恶性循环中,这也是国家金融管理部门最担心的方面。

 

微信截图_20190716165450.png

  

  四、谈谈华为公司股权的外部融资的几件大事中的国家金融和科技政策的角色

  

  对于不上市的华为,华为不可能直接从股市上融资。其融资方向,首先来源于产品融资,表现为产品的利润率。其次,是发挥股权的内部融资功能。三是,出售控股公司股权和取得外部贷款支持,四是国家税收减免。前两点已论述,现重点讨论三、四点。

  

  华为用下属公司股权融资做得很成功。2001年初,华为向美国艾默生公司电气出售了安圣电气有限公司股权,获得六十亿收入,帮助华为度过了难关。2004年,华为还差点标草卖掉自己。值得中国人庆幸的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董事会最后没有批准这次100亿美元的收购。基于这一点,从反面说明我国的有关科技部门是多么的麻木,对关键科技企业乱放行,任由外企兼并,差点做了连美国总统想做都不到的事。美国政府可能得了健忘症,睁眼说瞎话,谎说华为是中国政府掺股企业。因为任何一个知晓兼并基本知识的会计、律师、评估师、银行家,收购方会对被收购方翻个底朝天,只差一块面纱未揭而已。华为就是个民营企业而已,对外融资的困难可想而知。

  

  华为与银行的蜜月期和不讲理与法的“断供期”。华为与深圳当地的四家商业银行一直有着良好的互动关系,提供一百多亿的员工持股贷款扶助,但到了2010年2月,国家银监会出台了《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和《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以及银监会较早的《固定资产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和《项目融资业务指引》,统称“三办法一指引”,所有的商业银行都是清一色的执行本主管部门的行业规章,对深圳特区立法权限的行政规章《深圳市公司内部员工持股规定》,就犹如草纸一张,什么“资金来源和政策优惠(二)向银行借款;”的规定,等于白说。商业银行虽然身处经济特区,但不受经济特区政府行政规章的约束,对待一个长期维持良好的还贷信用的优质客户,其行为就这么“横”,说断供就断供。华为只能内部发文件说明从2011年度起“个人助业贷款”停止⒀。现在回头分析,当年的银行的贷款“断供式的断贷”,显得多么的无理,而且一断就是无期的“断供”。僵化的“三办法一指引”面对已经步入高速发展期的华为实行“一刀切”,没有区分不同情况,犯了形式主义。国家各部委在制定相关金融政策时,没有给予经济特区政府的行政规章以更多尊重,引发的相关问题显而易见,却又长期存在,也没有得到法律研究人员的重视。

  

  华为股权收入与税收优惠,象华为这种不停滚动的增持股,在一定范围内,实际上是以分红股息再入股,钱还在华为公司帐上,在股东名下。依据《深圳市公司内部员工持股规定》第四十五条“实行内部员工持股的公司,员工所得红股以及所得红利用于购买本公司股份的,可暂缓征收个人所得税,待股权转让变更后再行征收”, 暂缓征收个人所得税对急需扩大股本的华为公司和拥有股权的员工都是好事,但优惠措施在实际中基本不可能执行,海南也一样,税务征管是一年一个定额任务,他才不管对公司、股东未来是否有利与无利。对华为股权利好是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2019年5月底出台的《对集成电路设计和软件产业企业免征所得税的政策公告》(第68号),华为又可享受免征免二减三的优惠税收。减负也是国家金融政策的一部分。

  

  我们坚信,一个伟大的公司后面,必然站着一个伟大的国家,华为参与国际竞争,离不开国家的支持,特别是在当下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变化的情势下,企业要为国家分忧,国家要为企业撑腰。公司法应当适应商事环境的客观需要,作出具有前瞻性的规定,为公司发展、壮大、参与国际竞争保驾护航,这是法律工作者的责任,也是法律工作者的历史使命。站在西方法律权威脚下充当侏儒永远是侏儒,我们要以站在潮头的勇气和书写中华法系的担当,研究和制定公司法等商事法律和规则。

  

  参考文献:

  

  ⑴:《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

  

  ⑵:百度上海大学硕士论文《我国公司法的历史演变》

  

  ⑶:引自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公司法案例教学》《序言》虞政平著

  

  ⑷: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天眼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⑸:新浪财经,华为董秘:任正非只有否决权 而不是决定权

  

  ⑹:联合国宪章第27条

  

  ⑺:《深圳市公司内部员工持股规定》1.13

  

  ⑻:深圳大学法学院叶海波教授法律阻隔的观点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我中心成功举办“湾区治理与发展法律问题”学术研讨会

  

  ⑼:飞象网讯华为媒体企业事务部副总裁斯科特·赛克斯(Scott Sykes)在一次会议上向印度记者透露

  

  ⑽:华为公司TUP计划

  

  ⑾:华为员工持股计划,完美中仍有残缺

  

  ⑿:马云、刘强东、雷军背后的犹太男人 七年拿下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

  

  ⒀:华为公司《关于2011年虚拟受限股收益分配操作及有关还款等资金安排的通知》

 

  (作者系海南省律师协会商事专业委员会主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