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何时才能斩断侦办刘旭明巨额集资诈骗案幕后的“黑手”

日期:2020-01-09 17:10:38;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日前,记者接到陕西省神木市杨卡柱、侯晓军等众多诈骗受害人的投诉信,诉说神木人刘旭明2011年以在内蒙古阿拉善盟收购一大煤矿为名,实施集资诈骗、合同诈骗,涉案金额近16亿元。而侦办刘旭明这一特大诈骗案历经漫长9年来,却始终被幕后无形的“黑手”所操纵,以致众多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得不到追偿,很多人背负债务,生活陷入困境,有的背井离乡,有两人被迫自杀。投诉信指明刘旭明诈骗案幕后的“黑手”,就是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刘银娥、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组长高文广、神木市原公安局局长周吉斌(已去世)、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投诉信说,已实名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并请媒体主持公道,以尽量挽回或降低刘旭明集资诈骗案给他们造成的损失,使众多诈骗受害人过上正常的生活。
 
       据了解,2014年4月19日,神木县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决定由神木市公安局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将刘旭明正式逮捕。刘旭明诈骗案由榆林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公诉时涉案资金高达40亿,查实诈骗金额近16亿元,受害人达1000多人。其中,神木市公安局安保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诈骗1800万元,无法还债,逼迫自杀。神木包工头王和平被骗8000多万元,多人围门讨债,被迫自杀身亡。2017年9月,刘旭明诈骗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靖边县开庭,于2018年7月2日宣判刘旭明无期徒刑,刘旭明不服上诉至陕西省高院,历经一年多审核,近日发回重审。
 
       刘旭明诈骗案涉案金额近16亿元,受害人达千人以上,迅速查明查实其诈骗资产应该不难,从而返还或者补偿受害人的损失,然而9年过去了,很多受害人没有得到任何说法。人们不禁要问,刘旭明巨额集资诈骗案侦办背后的“黑手”到底有多黑?投诉信列举事实指证。
 
       刘银娥从刘旭明集资诈骗案中牟取巨额利益必须追回
 
       投诉书说,事实可以证明,刘银娥从刘旭明集资诈骗案中牟取了巨额利益。刘银娥曾是省、市、县三级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已于2017年被免),现仍是市、县人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省工商联执委、神木市市长联络员,任陕西银潮矿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她将刘旭明集资诈骗案发视为牟取非法之财的良机,于是一系列非法牟利的勾当相继浮出水面。
 
       投诉信说,2012年4月16日,刘旭明诈骗案受害人之一高炎碔经朋友介绍认识刘旭明,刘旭明说他在内蒙古阿拉善盟有一个煤矿,名为石陀山煤矿,手续齐全,并提供了煤矿的六证复印件,有意找人合作。经商议,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书。高炎碔入股1个亿,并分4次给刘旭明支付入股款6000万元。2012年4月16日,刘旭明给高炎碔开了一份壹亿元整的入股凭条。之后,高炎碔多次询问刘旭明煤矿开采情况,刘只是推托,高炎碔发现这是一个骗局,于2012年11月20日向神木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报案(高炎碔父亲高崇飞系神木市人大主任,高崇飞给侦查大队打的招呼也算是报案)。高炎碔报案后,又给其他被骗人打电话,叫赶快报案,刘旭明诈骗案发。神木市公安局经初查,认定符合立案条件,经局领导批准,立为合同诈骗案侦查。2012年11月22日,刘旭明被正式立案侦查。
 
       投诉信说,然而,不可思议的蹊跷事出现了:头顶那么多耀眼光环的刘银娥,竟不怕担责,甘愿为巨额诈骗嫌犯保释,作为取保候审担保人,她于2012年11月30日将已被立案侦查的刘旭明取保候审。取保候审释放的刘旭明,得以充裕时间 将所有资金进行转移,另有80辆豪车〔有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路虎等〕和多处房产也不翼而飞。保释诈骗嫌犯的刘银娥,这一招非法牟取的利益多么大!这时,得知消息的很多受害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向神木市公安局报案,要求逮捕刘旭明。直到2013年3月13日,在受害人强烈要求及舆论施压下,在外自由4个月零13天的刘旭明才再次被拘留。
 
     刘旭明被拘留之后,刘银娥又玩了一手偷梁换柱戏码,竟直接接管了刘旭明的神泰矿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职位,并且承担了刘旭明的很多债务。如高炎碔6000万元入股款(刘旭明给打1个亿的入股条),刘银娥用上河煤矿4000万元股份相抵(其实上河煤矿4000万元股份当时价值1个多亿)。高炎碔父亲高崇飞是神木市人大主任,刘银娥越庖代俎,擅自将刘旭明的资产处置给他,其中的奥妙不言自明。刘银娥还越庖代俎,给刘旭明诈骗受害人神木一些有影响的人变更入股条据,亦即替刘返还其入股款。可是对无数被骗受害人普通群众,刘银娥则是另一副嘴脸了,不仅不替刘返还入股款,还利用黑社会分子郭某指使四五十个黑社会成员,威胁逼迫很多受害人,要求其写谅解书,以减轻刘旭明的罪责。
 
       至此也就不难理解,刘银娥为何积极为巨额诈骗嫌犯刘旭明取保候审担保,原来她这个保释人从中可以赚得钵满盆满。刘银娥用从刘旭明诈骗案中捞的大量钱财到处投资,买通关系,上下通吃,左右逢源。“被骗受害人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认真查处刘银娥在刘旭明诈骗案中的违法行为,坚决查处她的不法牟利所得,追讨她的不法牟利资产!”
 
       神木市公安局副局长高文广准许诈骗嫌犯保释后果严重必须追查罪责
 
       投诉书说,作为神木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高文广,明知受骗受害举报人数众多,刘旭明涉嫌巨额诈骗,应当严密看管,严防其转移资产及发生各种不测,而取保候审将造成严重后果,但却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准许刘银娥担保,让刘旭明取保候审,释放诈骗嫌犯,沦为侦办刘旭明案幕后的“黑手”,属渎职犯罪。正是他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释放嫌犯,以致嫌犯刘旭明有足够时间转移诈骗财产,造成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得不到追偿,以及两个人被骗受害人逼迫自杀。
 
       投诉书说,而在高文广这个专案组组长带领下,刘旭明诈骗几十亿元,专案组仅仅查到其人民币10万元和16辆普通废弃轿车,可谓成绩不菲!但榆林市公安局专案组接手刘旭明诈骗案后,很快查出刘旭明藏匿现金4000多万元,刘旭明在北京一套价值几千万的房产,以及长春的房产、乌海的房产、神木的别墅等等,达1个多亿。这两者的反差多么大!是神木市公安局以高文广为组长的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无能吗?非也,实是他们不作为,借侦办诈骗案之机牟利,是知法犯法!神木市公安局局长周吉斌、副局长高文广及刘旭明诈骗专案组成员,在侦办刘旭明诈骗案中捞了多少钱财人们不得而知,但是,“明摆着他们就是借侦办刘旭明非法集资诈骗案牟利的公安机关的败类!高文广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诈骗受害人强烈要求要坚决查处其渎职罪,以及追查其所侵吞的不法牟利。”投诉书十分愤慨。
 
       被专案组查封的刘旭明1.2亿元入股款莫名其妙被转走必须追回
 
       投诉书说,刘旭明用各种手段诈骗巨额钱款,到处购买房产别墅、高档轿车,投资入股。他将其中一笔诈骗款1.2亿元入股在神木市锦界工业园区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凤君名下(刘旭明在法庭上亲口说其在北元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入股1.2亿元,有录音为证),检察院公诉时也出示刘旭明在北元化工1.2亿元的股份确实。2013年,神木市公安局刘旭明诈骗案专案组在高文广带领下,查明刘旭明给北元化工厂打款8000多万元,其余款则是刘旭明和王凤君私下转帐。榆林市专案组查明后,将王凤君北元化工厂刘旭明的股份查封,并将王凤君拘捕到案,3天后又将其无罪释放。但是,蹊跷事又发生了,释放后刘旭明给王凤君北元化工的入股款便无形中消失了。后来,王凤君又将其在北元化工所持的股份转给了陕西恒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让恒源集团占北元化工31.66%的股权。(2019年6月5日北元化工正式上市,上市后股值增值7元左右,刘旭明的1.2亿元现已升值为8.4亿元。)被查封的刘旭明的1.2亿入股款亦即被骗受害人的钱款,就这样转来转去,便没有被骗受害人的份儿了。人们不禁发问:专案组已经查封的诈骗涉案款,没有办案机关准许,怎么可能转走?
 
       “事实明摆着,这又是神木市公安局刘旭明集资诈骗案以高文广为组长的专案组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我们受害人强烈要求追查高文广渎职罪,强烈要求将刘旭明在北元化工厂入股1.2亿元现值8.4亿元的股份追缴给受害人,以解救多少频临绝望的家庭” 投诉书群情愤慨!
 
       刘旭明犯集资诈骗案、合同诈骗案、诈骗案三罪并罚,已判处无期徒刑。“我们受害人恳请司法机关,必须严惩诈骗犯刘旭明,其无期徒刑永远不得减刑!强烈要求追究查处涉嫌此案的刘银娥、高文广、王凤君等人的法律责任和非法牟利!”投诉信强烈要求。
 
       刘旭明巨额集资诈骗案发回重审侦办,后续进展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持续跟踪。(记者  孙守芝)


       点评意见 
 
       1, 关于公安局能否让取保?
 
       本案犯罪嫌疑人刘旭明在神木市公安局被取保候审的时间是2012年11月30日,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年修正版)(下称《刑事诉讼法(96年版)》)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1998年修订版)
 
       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应当满足《刑事诉讼法(96年版)》第五十一条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1998年修订版)第六十三条的条件。同时,由于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应当遵守《刑事诉讼法(96年版)》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不得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因此如果犯罪嫌疑人存在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的行为或行为可能性时,亦不应对其取保候审,如已取保候审,应责令犯罪嫌疑人具结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者监视居住、予以逮捕。
 
       本案犯罪嫌疑人刘旭明存在毁灭、伪造证据的行为可能性,且在取保候审后,将所有资金和财产进行了转移,依法应责令其具结悔过,重新交纳保证金、提出保证人或者监视居住、予以逮捕。
 
       2, 北元化工厂1.2亿股份能否转给他人名下?
 
       依据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等相关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对于扣押、冻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以供核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
 
       通过实施犯罪直接或者间接产生、获得的任何财产,应当认定“违法所得”。违法所得已经部分或者全部转变、转化为其他财产的,转变、转化后的财产也应当视为“违法所得”。
 
       如确有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刘旭明享有的北元化工厂股份系其利用诈骗所得款项购买,应按照法定程序予以追缴。
 
       3, 人大代表能否以担保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出来担保?
 
       担任取保候审的保证人应当符合法定条件,即《刑事诉讼法(96年版)》第五十四条规定的四个条件:“(一) 与本案无牵连;(二) 有能力履行保证义务;(三) 享有政治权利,人身自由未受到限制;(四) 有固定的住处和收入。”同时,应当履行《刑事诉讼法(96年版)》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法定义务:“(一) 监督被保证人遵守本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二) 发现被保证人可能发生或者已经发生违反本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及时向执行机关报告。被保证人有违反本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保证人未及时报告的,对保证人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省人大代表刘银娥作为取保候审保证人,应当符合保证人的法定条件,并履行法定义务。刘银娥接受犯罪嫌疑人刘旭明的赃款转移,违反了保证人的法定义务,依据行为的情节内容,可构成共同犯罪或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朱崇坤 法学博士 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中国行为法学会常务理事兼基础理论研究会秘书长
 
       点评意见 二
 
       1,关于公安局能否让取保?取保候审必须符合刑诉法第67条的规定,从现有当事人提供的情形来看,如果查证属实,应当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2,北元化工厂1,2亿股份能否转给他人名下?依法被冻结的财产,必须经过合法程序才能解冻,如果最终被法院判决为有罪属于脏款部分,还应当依法没收财产。
 
       3,人大代表能否以担保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出来担保?依据刑诉法第69条规定,担保人必须与犯罪嫌疑人无牵连关系,如果刘银娥被查证属实与刘旭明为同案犯,刘银娥是不能做担保人的。公安机关允许其做担保人就是违法的行为。
 
       董新义,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  韩国高丽大学法学博士、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金融与民间融资法治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资深顾问、北京市金融服务法研究会理事
 
【责任编辑:曾维新】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