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吾心自有光明月” ——关于对王阳明成学前后“三变”的思考

日期:2020-02-14 10:01:44;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王阳明心学一般认为肇始孟子、兴于程颢、发扬于陆九渊,由王阳明集其大成。正因为“集其大成”,所以涉及面广、头绪繁杂。要想识其“庐山真面目”,需要从不同的方位来“透视”。从王阳明成学的前三变、后三变的思想演变角度来“透视”他发现并找到自己“光明月”的“路线图”,这样“透视”出来的“像片”或许更清晰一些。当然,这只是自己的一隅之见,也是一次尝试,未必正确,敬请指正。
 
       一、“前三变”,是王阳明成学前的“百炼成钢”阶段
 
       从12岁与老师探讨“何为人生第一等事”算起,一直到37岁龙场悟道为止。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为了追求圣学的真谛,象一头初生的牛犊,四处闯荡,寻觅草食。他闯进过道家的草场,试图由仙入圣;他闯进过佛家的园林,试图由禅入圣;他徘徊于尼山脚下、泗水河畔,试图从《论语》《大学》《中庸》中寻找成圣的秘诀;他往来于山东邹城和福建南溪书院,试图从《孟子》《四书章句集注》中找到成圣的法宝,等等。这一阶段,对王阳明来说,是从无到有、由简入繁的阶段。
 
       这一阶段也是他遭遇磨难最多最大的阶段。特别是在他被贬谪龙场的前后,面临的考验是巨大的。此时,他不仅能做到“动心忍性”,而且还能呈现出自在、豪迈的情态。他在《壁间题诗》中说:“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在极踌躇的境地,口说极超脱的话;在极困厄的时候,发出极自在的情态。这坚如磐石的意志、不屈不挠的精神、豪迈旷达的情怀,为他随后的涅槃重生奠定了“一飞冲天”的基础。面对龙场极其险恶的环境,他在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的同时,对自己二十多年来寻圣求道的情况进行了回顾疏理,发现自己虽能一切不顾但还不能做到不怕一死。于是,他自做石椁,以俟命自誓,日夜端居静黙。他自己问自己,假如圣人到此境地还有何法呢?在这非人的环境里、在这抑塞沉郁的当儿,忽然于中夜大悟。至此,他的“格物致知”新学说发明于世。
 
      “天下之事,未尝不败于专而成于共。专则隘,隘则睽,睽则穷;共则博,博则通,通则成”。自认为,司马光的这段精辟论述,是对王阳明从简到博、由浅入深的这段经历的最好诠释。享有“中国思想启蒙之父”之誉的明末清初的鸿儒黄宗羲,对他这段的经历进行了总结归纳,指出:“先生之学,始泛滥于词章,继而遍读考亭之书,循序格物;顾物理、吾心,终判为二,无所得入。于是出入于佛、老者久之。及至居夷处困,动心忍性,因念圣人处此,更有何道?忽悟“格物致知”之旨,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不假外求。其学凡三变而始得其门。”
 
       二、“后三变”,是王阳明成学后的“光明心地”阶段
 
       如果说从12岁起至37岁龙场悟道止,是王阳明使“其学凡三变而始得其门”的阶段;那么,从38岁至53岁是王阳明“学成之后,又有的三变”,这“后三变”,是他用实践印证理论、用苦难磨砺心力、用至简之道来应对和解决复杂矛盾的阶段。这一阶段,尽管仍然经历着世间的苦痛和磨难,但他大多数是处于一种“踏破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和“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的状态;这一阶段,通过“千淘万漉”,他终于实现了“金到足色方是精”的目标,契入了孜孜以求的“吾心自有光明月”的境界!
 
       对这一阶段的经历和变化,黄宗羲概括得很精准,他说:“自此(指前三变)以后,尽去枝叶,一意本原,以黙坐澄心为学的,有未发之中,始能有发而中节之和,视听言动,大率以收敛为主,发散是不得已。江右以后,专提致良知三字,黙不假坐,心不待澄,不习不虑,出之自有天则。盖良知即是未发之中,此知之前更无未发。良知即是中节之和,此知之后更无已发。此知自能收敛,不须更主于收敛。此知自能发散,不须更期于发散。收敛者,感之体,静而动也。发散者,寂之用,动而静也。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无有二也。居越以后,所操益熟,所得益化,时时知是知非,时时无是无非。开口即得本心,更无假借凑泊,如赤日当空,而万象毕照。是学成之后,又有此三变也。”至此,宋明理学留下的“万物一体”与“变化气质”问题,通过他的“前三变”、“后三变”达到了真正统一。
 
       如果说在他“前三变”里,他的说教还是借用前人的观点来证明他自己经验的话;那么,到了这一阶段,已经形成见解独特、自成体系的他,口传心授,深入浅出,虽然方式方法灵活多样但却万变不离其宗。他归越以后,对从狷到狂、从狂到中道进行了揭示,使其弟子深受其益。收藏在《年谱》、《与邹尚谦书》等里边的中道观点也使后学受益无穷。他晚年提出的“事上磨炼”,是为了在朱熹格物与陆九渊立心的两边开出一道通路来,其重点是强调“行”,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尽天下之学,无有不行而可以言学者。”这也是他对己对人的总结和启示!
 
       三、悟“三变”,是学阳明、致良知“找到自己”的捷径
 
       王阳明堪称中国历史上真正能够做到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典范。他对真理奋不顾身、不懈追求的精神,在常人难以想象的百死千难中积累人生经验和智慧的顽强意志,将学问付诸实践、在艰难中建功立业的心地功夫,用光明之心把人生真谛传播四方的博大胸怀,值得我们今天的人去学习、去效法。那么,如何通过学习王阳明精神、实践阳明心学而“找到自己”呢?自认为,要通过学阳明、致良知“找到自己”,关键是一个“悟”字。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明师指路,明师指路不如自己开悟。致良知,是王阳明心学的精髓;而这个精髓就体现在“四句教”里边。自认为,要体悟“四句教”即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需要在以下方面着力:
 
       首先,要识破这个“意”字。有善有恶的这个“意”,虽然人人都有,且与本体无二无别,但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后天的意识,而且是被染污了的,所以有时出现时而灵光、时而迷茫的现象。而要找到这个灵光之体,必须在“为善去恶是格物”上着眼用力。其次,要注意这个“格”字。王阳明的“格物”与朱熹的“格物”不同。王阳明的“格”是去的意思,“去其心之不正”;“物”,是指物欲、私欲的意思。王阳明的“格物”,是通过“致良知”,去除物欲,使自己的心田象一尘不染的明镜一样,这也是王阳明说的“无善无恶心之体”。第三,要体悟这个“知”字。虽然这个无善无恶、一尘不染的心之本体,象明镜一样,但它并不仅是“空”“明”的,而是“知”善恶的。这个“知善知恶”且“随感而应、无物不照”的良知,才是我们的心之本体,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只有他,才能真正指导、引领、塑造我们的人生价值和意义!
 
      “个个人心有仲尼,自将闻见苦遮迷;而今指与真头面,只是良知更莫疑。”有人把阳明学体系比作一座高高的宝塔,“心即理”是塔基,“知行合一”是登塔的梯子,“致良知”则是塔顶上的明珠。这个比喻很形象、很贴切!自认为,这颗明珠,是王阳明经过百死千难、用生命换来的,弥足珍贵,值得倍加珍惜!过去,历朝历代的学子如想登上这座宝塔的顶层,必须循着《四书》的阶梯,一级一级地往上爬,非常不易、十分辛苦!现在有了阳明学,不用再一级一级地往上爬了,可以直接乘坐“良知”的电梯瞬间到达!“尔身各各自天真,不用求人更问人;但致良知成德业,漫从故纸费精神。”这是王阳明的伟大贡献!多年来,自己通过研习阳明学从中获益不少,对学习、工作、生活帮助也很大,这也是本人极力推介王阳明的原因。但愿王阳明的“此心光明”照亮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人! (田德清)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