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条
中国网络通讯社
繁體

張朋朋先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一)

北京语言大学 张朋朋

日期:2020-01-19 18:26:47    来源:中国网络通讯社  
前  言
 
       12月6日教育部官网上发出了针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1478号《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的答复。教育部否定了这个《提案》,理由是简化字是规范汉字,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不符合《国家语言文字法》。我支持这个《提案》,认为教育部的答复,从学术角度看是不对的,否定《提案》的理由不能令人接受,于是11日我在网上发表了《论“识繁写简”的学术价值及其重大意义》一文。14日中国著名文字学家王宁先生在《章黄国学》网络公众号上发表署名文章《从汉字改革史看汉字规范和“繁简之争”》。王宁先生支持教育部对《提案》的答复,也否定了这个《提案》。我认为王宁先生的文章是无力的,文中所表述的观点也是错误的。因此,针对王先生的文章,我再次对这个重要的《提案》表示坚决支持,因为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
 
 
       一、为什么一定要坚决支持韩方明委员的《提案》?
 
     《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是由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委员提交的,我们先全面了解一下《提案》的内容: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黎萌):全国政协委员韩方明3月4日下午向记者介绍了他今年提交大会的新提案。
 
       韩方明委员说,我国1956年通过《汉字简化方案》。但是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历史文化条件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有必要反省和重新对简化字做实事求是的评价和调整。
 
       韩方明委员认为,简化汉字六十多年来,在诸多方面存在弊端,学术界专家们有过许多论述,而且在实践中也出现过大量实际问题。
 
       韩方明委员指出:目前在使用汉族中文的国家和地区中,除我国大陆和新加坡以外,在台湾、香港、澳门和马来西亚等均使用繁体汉字。进入新时代,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我们不能因繁简矛盾而人为割裂历史、割裂族群,更不能在六十多年前的汉字简化基础上固步自封,而应当与时俱进,继续不断地优化和完善汉语汉字,而不是一味地为了简化而简化。
 
       韩方明委员建议:有关语言文字部门充分调查、深入研究,适时恢复使用繁体字并保留简化字书写简便的成果,至少做到“识繁写简”和“用简识繁”,以消除诸多弊端。
 
       韩方明委员的《提案》体现了“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定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新时代,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进祖国统一”等重要思想。我认为《提案》是与时俱进的,是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根据党的十九大精神,在充分调查研究和阅读了大量相关资料的基础上提出的。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及时和重要的提案。因为“在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密切相关。
 
       习近平主席讲“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他还说“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中创造和延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真是振聋发聩。因此,他认为“没有中华文化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此乃真知灼见。中华文化的价值不仅被世界著名历史学家汤恩比高度评价,也被众多诺贝尔获奖者充分肯定。而要传承我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必须要学习经典古文,而不识繁体字,不利于学习古文经典。因此,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我认为,这是要传承中华文化的提案,是关系到中华民族能否复兴的提案。因此,这个《提案》应该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识读繁体字对学习古文的重要性,王宁先生一定知道,但我怎么也不明白,作为中国著名的文字学家居然明确反对“在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说什么“长大了自然会认识繁体字。”这是什么逻辑?本人实在不敢恭维。
 
       习近平主席2014年在曲阜发表重要讲话“要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不就是号召教师们要教经典古文和“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吗?不教经典古文,不“在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古籍里的文字能都活起来吗?能落实习主席讲话的精神吗?不识繁体字,学生看到故宫的“萬壽無疆”,看到孔庙的“至聖先師”“萬世師表”,看到泰山的“五嶽獨尊”,学生能认识吗?而港、澳、台的中国人可都认识呀!海峡两岸不“书同文字”,这利于“推进祖国统一”吗?今天教育部一边《实施中华经典诵读工程》和让中国传统书法教学进课堂,一边却反对“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教育部反对“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理由是认为“文字是记录语言的工具。”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录音机是“记录语言的工具”,而录音机出现后,为什么文字没有消失?因为文字不是录音机,是把听觉信息转化成了视觉信息,文字不是记录语言的,而是传递和传承思想文化的。“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是有利于传承中华文化!
 
      教育部以“汉字是由繁趋简的”为由反对“识繁写简”,是不对的。繁体字就是过去的规范字,叫正楷字。正楷字是自然形成的,“简化字”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搞的。如果是自然形成的话,为什么笔画少的行书、草书到民国还没取代正楷字?今天实行“识繁写简”是智慧的,这样“古今相通”利于文化传承,而不区分“识”和“写”,还坚持“识简写简”是愚蠢的,这样“古今断裂”,不利于传承文化。
 
      教育部认为“文字并不完全等同于文化”,这说明教育部没认识到文字的重要性。汉字不等同于《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但没有汉字就没有《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呀!文字比思想文化更重要。汉字和中华文化是分不开的,汉字不仅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中华文化的根基!因此,废除汉字,改用拉丁字母文字是“毁灭”中华文化之根基,简化汉字是“毁坏”中华文化之根基!
 
       王宁先生认为汉字“认读上,繁比简好”,“书写上,简比繁好”。韩委员建议“识繁写简”不是最佳方案吗?怎么王先生却认为“提出‘识繁写简’的意义不大呢?”。
 
       计算机的出现乃汉字之大幸,彰显了汉字的优越性。进入电脑时代,呈现字形出现“打字”、“手写”、“语音”等多种方式,汉字可“沟通古今”“书同文字”“八方共识”,其超越时空的功能远胜于拉丁字母文字,在信息时代本应发挥出巨大优势,但因不教繁体字,使汉字的优势发挥不出来。韩方明委员明明是主张“识繁写简”,并没有反对写简化字,但王宁先生还以繁体字“书写难”为由反对“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只图手写之便,无视识字之重要,因小失大,令人匪夷所思!
 
       我长期从事在国内外进行汉字教学,深知不教识读繁体字的弊端。一次在法国课堂上几位外国学生问我:“我们看超市里的《欧洲时报》有困难。为什么我们学的汉字和法国华文报纸上的汉字不完全一样?”我无言以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和法国著名汉字教育专家白乐桑教授在合著的《汉语语言文字启蒙》的第二册就加上了识读繁体字的内容。2001年我在新编写的《集中识字》中也加上了识读繁体字的内容。去美国讲学时,亚特兰大“童心中文学校”周姝珺校长跟我说:“我们学校就是教学生‘识繁写简’”。目前国内有一款《学懂汉字》的教学软件很受师生欢迎,制作者潘贞宜老师对我说:“介绍汉字字理必须用繁体字。”可见,虽然教育部没有要求识读繁体字,而实际上,国内外很多学校的老师都在进行识读繁体字教育。可见,“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韩方明委员是在为我们教师代言,说出了我们教师的心里话。他的《提案》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由衷地希望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能像韩方明委员一样,多做调查研究,在全国政协和人民代表大会上多提交和敢于提交高水平的提案。(待续)
 
 
       作者:张朋朋,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曾在巴黎东方语言学院、瑞士日内瓦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和美国耶鲁大学等国外多所大学任教或讲学。
 
       【责任编辑:徐涛】
 
评论排行